領悟建築之道:除了職業 還是志業 專訪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謝偉士建築師

撰文│王程瀚 圖片│謝偉士建築師 發佈時間 : 2021/12/3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

謝偉士



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協理

中華民國註冊建築師/仲裁人

交通部觀光局體驗觀光環境營造顧問

交通部台鐵局員訓講師

國考建築類科補教講師

論壇報《天路客》專欄



身為國內知名的高齡與通用設計規劃者及專業評審,謝偉士在建築領域的從業生涯已超過20年,無論是在大型建築師事務所上班,或是自行開業,都擁有豐富的閱歷,如今他選擇重回老東家,與團隊分享經驗與體悟,同時繼續強化本身的專業能力,因此這次id SHOW特別專訪他,由本人娓娓道來自己與建築的淵源、看待建築的角度、懷抱企業社會責任的理想,以及轉換工作角色的心路歷程。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

您為何會踏上從事建築設計之路?

從小我的在校成績並不好,不過一直很熱愛畫畫與製作手工模型,高中時的工藝課表現就蠻出色,但當時我並不太清楚到底未來要做什麼?剛好有一次朋友對我說:「如果你不了解自己的喜好,那麼就去看羊吃草,因為對牠們而言,吃草不僅是興趣、休閒,更是全部的生活。」這話雖然聽起來有點無厘頭,卻點醒了我,因為所有愛畫圖的人若想以此為業,最後都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:到底想往純藝術領域發展或是往應用藝術發展?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

謝建築師手繪貼圖《驚悚度日》系列 生動描繪工作上遇到大麻煩的瞬間



思索了一陣子之後,我發現必須每天繪圖與做模型的建築系無疑是最適合自己的,並且課程內容還與高中時期唸的理工組有關,簡直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,所以我在進入大學建築系就讀後,每天都很快樂,即使經常要去工地把全身弄得髒兮兮,也絲毫不以為苦,非常享受在現場解決問題的喜悅,而在校成績也大幅提升,連許多人視為畏途的微積分,我都解題的得心應手,現在回想起來,因為喜愛建築,所以找到了學習的熱情,大概是自己能在大學時代脫胎換骨的最重要理由之一。



當初退伍後進入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工作,後來自行出來開業,12年後再度回歸,其中的心態有何轉變?

潘冀聯合是我進入社會後的第二份全職工作,說真的確實很幸運,不僅在這裡學到很多技能,也培養出對建築更正確的價值觀,不過那時還很年輕,血液中存在許多不安穩的因子,加上當時也在這裡待了好幾年了,心中總覺得應該趁著還有動力時出去外面闖蕩一下,即使碰壁也沒關係,所以掙扎了一段時間之後,終於決定提出辭呈,且趁這期間考取了建築師、消防、無障礙設計,甚至仲裁人等證照,替後來的事業發展打下更深厚的基礎。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基隆暖暖浸信會(謝建築師個人執業期間作品)



開業後其實公司營運蠻順利,除了建築作品之外,高齡空間與通用設計更是我們主要擅長,同時非常榮幸的在這方面的努力受到了包含公、私部門在內,許多人的肯定,然而我一直認為,如果將潘冀聯合這種大型建築師事務所視為正規軍,那麼自行開業的小公司就是游擊隊,當然游擊隊有其靈活性,但是要面對的風險與挑戰也更大,很像是一艘小船漂浮在大海中隨著風浪高低起伏,很容易受到外界影響。



此外,目前在台灣的建築產業界,趨勢就是打團體賽,雖然我自行開業時,與客戶的關係都很好,但案量過多的狀況下,即使業主再怎麼信任我,由於資源有限,因此無法為對方服務,或許有人會問何不擴大公司規模?不過實際上擴編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就算找到了適合的同事,若案子突然因為發生意外情況而取消,那麼後續造成的損失恐怕是小公司無法承受的。所以在我開業後期,面對客戶詢問,其實拒絕次數遠比接受次數來得頻繁,畢竟人力上真的難以承受,然而一旦拒絕,對方往後或許不會再提出委託,機會就這樣失去了,所以我常想類似的狀態要一直持續下去嗎?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屏東浸信會(謝建築師個人執業期間作品)



說真的,前幾年我也被好幾個團體詢問過挖角意願,包含中國設計院因為在大力發展高齡設施與通用設計,所以邀請我擔任總建築師,又或是科技業邀請我全職加入興建工作等,但我都婉拒了,一方面是由於家人都在台灣,不希望他們因為自己的工作變動而舉家搬遷,另一方面是我始終認為台灣的設計優勢、文明程度等,在華人地區是首屈一指的,發展性也相當高,所以決定持續待在台灣為這塊土地努力。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東南亞休閒娛樂業的獨特生態時期(謝建築師個人執業期間作品)



就在此時,恰好潘冀聯合發來邀約,請我考慮重新加入團隊,其實我離職後,仍然與潘冀聯合有許多合作,或是較小規模的社福案件也會推薦我參與,所以雙方一直維持良好的關係,而且許多同事也是原本就認識的,我也深深了解潘冀聯合的團隊與企業文化有多麼優秀,綜合上述考量,於是決定接受邀約,回到潘冀聯合與所有同事一起繼續努力。



往後在建築領域還有哪些想達到的目標?

雖然許多人認識我可能是透過高齡空間與通用設計,但其實我從來沒有設限過自己的建築設計方向,以我目前的小組而言,負責的專案包含桃園捷運綠線車站、桃園會展中心、南港辦公大樓、后里美光等,都有優秀的團隊支持,所以就是配合公司循序漸進來執行。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

與台積電慈善基金會合作,在花蓮震後復甦計畫中搭配插畫家Duncan創作的裝置藝術(謝建築師個人執業期間)



反而我比較在乎的是CSR(企業社會責任),之前我就將蠻多心力關注在這一塊,如今即使回到潘冀聯合,公司也非常認同我的想法,例如潘冀聯合本來就長期協助偏鄉醫療建設,也跟台積電慈善基金會配合,一旦國內不幸發生地震、水災、氣爆等重大災難時,基金會的人員在抵達現場後,不是只單純流於發放慰問金的形態而已,更強調針對災情提供解決問題的配套方案,這樣一來才能幫助受災戶早日恢復原本的生活,而我們則是透過建築師的專業背景從旁給予相關協助與建議,而往往在這種時刻,我會更加體悟到身為建築師與整體社會的連結是多麼重要。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花蓮海厝,位於台11線12.3公里。與台積電慈善基金會一同協助震後修復與改裝的偏鄉假日學校(謝建築師個人執業期間)



您經常受邀參與高齡空間與通用設計等主題的演講及協審,您對此的感想為何?

起初我受邀的演講內容都是關於高齡設施、通用環境等方面的議題,也有國外的演講與諮詢邀約,畢竟台灣在這一個領域真的走得蠻前面,當我在分享的過程中,反應最熱烈的往往是阿公阿嬤們,例如曾有一位長輩跟我說他家廁所住著兩隻鬼,晚上的時侯會彼此聊天,但只要一開燈就消失不見,但我實際觀察過後,發現所謂的 「鬼聊天」是由於房屋老舊,天花管道間的空氣流動噪音所造成的現象,而「一開燈就消失不見」則是因為電燈開啟後排風扇也會自動運轉,所以蓋過了管道間的聲音,類似這些狀況其實只需要經過簡單的處理就能消除,這些老人家不僅會聽取意見,也會針對我的建議予以反駁,不過他們的年紀已經7、80歲了,面對高齡化空間或通用設計該有的格局、動線規劃,長輩的想法當然極具參考價值,同時更加有說服力,有時可以給我一些教科書或論文中都沒提到過的寶貴觀點,這也是我熱愛與第一線住戶互動的緣故,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放築塾誠品夜講堂《一路畫回家》繪本分享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

此外,包含交通部、經濟部等公部門的幕僚也常邀請我加入,以專家角度幫助審查相關計劃與預算,確認設施是否符合民眾的使用需求,我認為這種影響力是很大的,比起只是單純的蓋房子,能夠提升更多人的生活品質。但我也必須坦白說,許多政府的標案都是由各縣市鄉鎮公所提出來的,但他們並不具備這方面的能力,因為這些公務員本來就不擁有設計的專業背景,所以只能找廠商來寫計劃書,為何廠商會願意協助?因為案子若通過、中央撥款後,就是由廠商負責執行,於是變成一種利益的循環,如果有更多的專業者能夠參與其中,整個國家的建設才能朝向更正面的方向發展,不過這就需要法律及行政制度的修改調整了,不是單靠我們的呼籲就能完成,只希望政府能夠加以重視。



您如何看待台灣建築設計領域未來的發展方向?對於想進入這領域的人,有何建議?

我非常看好台灣的未來,台灣許多建築師的能力早就具備國際水準,但重點在於政府有沒有同樣的國際心胸?以通用設計為例,台灣不同縣市政府擁有自己單行的通用設計準則,這行為真的讓人匪夷所思,因為既然都說是通用了,那麼各縣市應該採取一樣的規格,並且中央跟地方也要實施相同的標準,怎麼會各有各的標準?並且政治決策也要多尊重專業人士,而不是只憑首長美學與選舉利益做事,如果不去改善這些問題的話,徒有國際水準也無用武之地,對於國家或社會來說都是很大的損失。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三芝雙連安養中心(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)



針對未來想進入建築領域的後進們,我給的唯一建議就是:「不要相信唱衰你或唱衰環境的人」。當初就讀建築系的時候,老師經常對我們說:「你們這一屆真的是我教過最爛的一屆!」但後來出類拔萃的同學大有人在,進入職場後,也遇到很多前輩抱怨當前景氣不好,到如今過了幾十年了,還是有人表示景氣不好,不過成功的人也依然大有人在,我認為只要專心把本份做好,就一定會有需要你服務的族群,只是看有沒有找到自己的定位而已。



謝偉士建築師,通用設計,高齡設計,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企業社會責任,Duncan

桃園會展中心(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)



從我回到潘冀聯合以來,我觀察到許多年輕一代的建築師,雖然在生活方式與興趣喜好上跟我有蠻大的差異,但他們無論是在創意表達或是對於製圖軟體等方面的熟練度,都有其獨到之處,甚至有些能力是我所缺乏的,所以我認為日後投入這個產業的人,面對艱難挑戰也將透過他們的方式來化解。坦白說,我剛進入職場的前10年,非常重視自己的表現有沒有被人看到或欣賞,如果努力加班設計出一間房子,完工時我會希望大家知道它跟我有關係,但又過了10多年,自己的價值觀已經完全不同,只要我規劃出來的東西,民眾能夠很高興、便利的使用,就算沒人知道是我做的又如何?所以我現在就是抱持這樣的心態去協助年輕同事,成功或許有我,但成功不必在我,最後我想強調的是,無論年紀多寡,無論時光怎麼演進,建築給人的感動是不會改變的,只要始終抱持對建築的熱情,這條路就一定能長久的走下去。


標籤 : 謝偉士建築師 通用設計 高齡設計 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企業社會責任 CSR